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孩子忘記帶作業上學,我該送去給他嗎?



我的小兒子芬尼根在學習自主、培養勝任能力的旅程上,遭受了小挫折。當最後一個孩子衝上校車,車門關起來之後,我發現他的數學及拼字作業還躺在客廳的茶几上。我往窗外望向校車站,我看到了他,他對我的注視渾然不覺,他正揮動雙手,向朋友皮爾斯解釋想像世界中的某些細節。我轉頭看著他的作業,再望向窗外,再回頭看著作業。
然後我盡可能若無其事地做自己的事,我知道晚一點我會去學校一趟。把芬恩的作業送去教室,不過是順手之勞,甚至於還能在他不知不覺間,把作業放進他的抽屜或背包。他的作業寫得真好,非常用心,筆跡也好整齊,只不過這些都白做了。我把他的作業從桌上拿起來,看著整齊的字母與數字,然後,放回桌上。
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登入臉書,開始貼文:致認為放手讓孩子把事情搞砸很容易的人:我的小兒子把作業本留在客廳茶几上,他準時完成功課,又寫得很整齊。無論如何,我都得把作業拿去學校給他。看著他的作業本留在茶几上, 一想到他今天下課時間都不能休息,我真是難過死了。可是,當我盯著作業本看了二十遍以上,甚至還拿起來過之後,我還是決定,把作業本留在那裏等著他回家,讓他去想清楚,以後該怎麼做才能確保作業本會放進書包,帶到學校交給老師。
臉書的朋友很快就有了回應,有很多人按讚,支持也稱許我的決定,但是有個朋友,卻很強烈反對。
潔西卡,我很佩服妳,但我想讓妳知道,我做不到這一點。我每天都會忘東忘西。我也會開車把我先生留在廚房餐檯上的東西,送去他的辦公室。我想,無論我們多麼努力避免,我們在生活裡都難免會粗心大意,高中這個年紀的孩子更是容易如此。他既然準時完成了功課,又寫得這麼好,除非我辦不到,不然我一定會把他的作業送去學校。若是他沒做作業,或是隨便寫寫,那我就懶得管了。
一整個早上,我都在想她的話。我必須承認,沒錯,要是有朋友忘了帶走皮夾、或是我先生忘了帶電源線,我會送去給他們。所以,為什麼我不這樣對待孩子呢?
因為我不用養育他們。我對待孩子的方式之所以會不同,是因為比起讓他們快樂、感恩我的愛與支持之外,我還對他們負有更大的責任。為了養出有能力、肯負責的成人,我要給出更大的愛,把他們的學習放在自己的快樂之前。

做支持孩子自主的父母親
當我敦促家長讓孩子自主時,並非建議父母親要放棄監督,不理孩子,然後期待孩子會自動就位,從內在動機出發,開始採用新發現的自主模式。支持自主的教養模式,不是疏忽粗心的教養模式,也不是被動的教養之道。支持自主的父母親會建立特定及清楚的期待,身心都跟孩子同在,在孩子感到挫折、或者又需要指引時,提供諮詢。做個支持自主的父母,最好的部分是當你要孩子去做些什麼時,再也不用嘮叨、挑剔、管東管西,不用再討人厭了。這些教養技巧都會摧毀親子關係,無論如何,不用這些方式管小孩,都會是更加和平舒服的事。
心理學家溫蒂.葛羅妮克(Wendy Grolnick)曾做過一項很棒的研究,探討支持自主型家長與控制型家長對孩童動機的影響。她在實驗室中錄下三分鐘母親與孩子互動的狀況後,將母子的互動狀況分類為控制型與支持自主型。之後,葛羅妮克邀請這些母子再度回到實驗室,孩子獨自待在房間裡,獨力完成某項作業。結果相當「驚人」。先前在遊戲中受控制型母親指點的孩子,在獨自遊戲時,一旦面對挫折就放棄了。
暫停片刻,想想這個研究的意義。被控制型或命令型家長養大的孩子,無法獨力完成作業,但是支持自主型家長的孩子即使深感挫折,卻仍堅持不懈。就算他們覺得這些作業很困難,卻能夠改變方向、繼續完成作業,這些孩子會變得愈來愈少依賴指引,以集中精力、學習研究、安排規劃,來經營自己的生活。
這些有能力的孩子,愈自主,就愈享受他們的工作。然而,仰賴父母親指導以完成作業的孩子,不僅持續需要引導與方向,當作業的複雜性隨著年紀及成熟度而提升時,父母親干預的複雜度與內容,通常也跟著提升。這些孩子在進入國、高中之後,還會需要父母協助完成功課。在進入成年之後,這些孩子也無法管理自己的行程與事情的先後順序。

一次失誤,讓孩子學到更多
至於我要如何處理小兒子忘在家裡的作業呢?我左思右想,煩惱了好一陣子。為何不乾脆當個好媽媽,就這一回幫他個忙呢?該去學校的時間到了,那份作業最後一次低聲呼喚我,我明白了為何我不能這麼做。為何幫孩子一個忙,讓他無需承擔失敗的後果,跟我偶而也會幫朋友或先生一個忙,是不一樣的。我走回屋內,把我的領悟貼到臉書上:
過去幾個禮拜,芬恩一直跟我討論,前一晚就要把書包整理好,才不會因一大早匆匆忙忙而忘了帶東西,此時此刻,就是讓他明白這件事的最佳時機。芬恩確實知道我會支持他。我每一天都用各種方式,讓他知道我支持他,而且,是的,我也會忘記東西、丟掉東西(譬如鑰匙,我一天會忘了十次),但是這些失誤,讓我想出辦法,幫助自己下次要記得。今天的這份作業,是在他計畫中的一次失誤,會讓他印象深刻,也會讓他學習到更多。
芬恩放學後,一走進家門,烤餅乾的香味迎接他回家。雖然我沒當個把作業送到學校的好媽媽,讓他這一天好過些。但我想烤盤溫熱香甜的餅乾,也很適合表現我的母愛。這些全都是愛,無關拯救與否。
當他把書包扔到地板上,開始拿出午餐盒,我問他今天過得如何。我挑眉瞄向他的作業本,還好好地躺在茶几上。我問他,當他發現作業忘了帶時,老師怎麼說呢?
「還好啦,老師跟我討論要怎麼記得帶作業,然後他說我可以明天再帶去。」
「就這樣子?」我問,「不用罰你放學後留下來,或者下課不能出去玩?」
「喔,對啊。在閱讀課時,我必須做額外的數學練習,但我可以今天晚上多花一點時間閱讀。老師還要我在聯絡簿上註明要記得帶作業,這樣子我明天才會記得帶。」

他做到了。他在聯絡簿上提醒自己,隔天他也記得帶作業,而且自此之後(幾乎)每天都有帶。那一天,面對失敗的後果,教會他許多事。他學會接受自己犯的錯,去找老師討論解決方法。老師鼓勵他好好想想,如何避免下次再犯,而且,那天晚上他做完功課之後,我們一起吃餅乾,我們發現熱熱的餅乾不僅好吃,而且吃餅乾時內心好舒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父母效能訓練課程 (Parent Effectiveness Training) [2018年9月][港島東/ 荔枝角 廣東話班 ]

Parent Effectiveness Training (P.E.T) 父母效能訓練 課程    (2018 年 9 月份 )港島太古周五下午/荔枝角周一晚上 父母效能訓練 (P.E.T.) 是現時全球首屈一指的親子育兒課程。 P.E.T. 是由屢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