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分享: 你知道Bookstart是什麼嗎:日本英國的孩子們這樣讀書

香港何時才做到?

"共同讀書教會我們的或許不是寶寶的成長,而是如何珍惜、享受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光。"

"這個活動想要做的是讓父母和寶寶都體會到陪伴的歡樂,用讀書的聲音傳達彼此關切的愛。"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112-culture-article-bookstart/


早教非常重要,但是孩子應該從幾歲開始看書?這或許是很多家長心中的問號。早了,怕讀書成為孩子成長的負擔,晚了,又怕耽誤了孩子在這個社會中的成長。在日本,小寶寶們從不到一歲時就要開始看書了!
日本的每個寶寶都會在一歲前接受3次健康檢查。在檢查中,寶寶們會收到一份由「 Bookstart 」送出的棉布袋禮包。禮包上面印着一大一小兩隻親子水獺,寶寶水獺躺在大水獺的肚子上,一起讀着一本書。帶着一點懶散的可愛,讓大人們都愛不釋手。
這個禮包裏面通常有兩本嬰幼兒圖書,一份當地圖書館的申請卡,一份給家長的指導手冊,一個圍嘴,有時還會有當地圖書館的書單。拿日本北海道惠庭市來說,在等待健康檢查時,義工會分別走到每個家庭身邊,為小寶寶讀故事。
整個過程裏,義工的閱讀將親子閱讀的樂趣帶給每個家庭,同時也為家長進行了一次帶着小寶寶閱讀的示範。在接受檢查的時候,保健師也會耐心的告訴父母念故事給小寶寶的重要性。檢查結束後,圖書館員會為家長介紹禮包的內容和當地圖書館為小寶寶們提供的服務,讓為寶寶讀書這件事提供長久的可持續的條件。
相伴讀書,重要嗎?
送圖書禮包的活動從2000年開始實行,到2015年12月,日本的1741個地方政府當中已經有943個開始展開「 Bookstart 」的活動。在不同的地方,活動的開展形式也會有一些不同。比如新瀉長岡市的「 Bookstart 」活動就是由地方行政單位主辦,還會同時加開一些全體市民都可以參與的「我最喜愛的繪本投票」等活動,既達到了宣傳的效果,又爭取到了大家的認同。
但在這些變化中,「Bookstart 」活動的核心未曾變過。免費送書,通過健檢機制送書,這些都在儘可能確保每一個寶寶都可以收到禮包。如果沒有這樣的機制,有的家庭可能無力負擔嬰幼兒圖書,有的家庭可能想不到去購買這樣的圖書,無論是哪種情況,沒有了親子共讀的機會,對家長和寶寶來說都喪失了一種陪伴感。
在日本,看到義工跟寶寶共同閱讀後,父母會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和寶寶一起讀圖書。
「陪伴感真的這麼重要嗎?」在香港,或許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只是每個人都在忙忙碌碌的趕生活,「陪伴」或許並不在我們每天的行程單上。早起上班,天黑回家,孩子都可以拜託給父母或者家中的阿姨照料。對孩子,我們是疼的,愛的,希望他有一個飛黃騰達的前程,可以過得比我幸福。所以可以買的書,我們也不會吝嗇。只是,陪伴,真的那麼重要嗎?
「 Bookstart 」的活動並不是日本首創,英國於1992年最先開始了這項活動。到今天,受他們的啟發,目前世界各地已經有30多個地區發起了類似於「 Bookstart 」的活動。基於這樣的經驗,他們也做過許多研究。在英國,跟父母一起進行過 Bookstart 活動的孩子進入學校時有更強的社交能力。在日本,看到義工跟寶寶共同閱讀後,父母會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和寶寶一起讀圖書。這說明和寶寶一起讀書的體驗有多麼強大的感染力。這樣的閱讀陪伴,不僅是讓寶寶在心智上可以有所成長,更重要的或許是讓家長感受到為人父母的快樂。
親子讀書的「麻煩」
在華人世界中一直比較有书卷氣質,跟進西方潮流的台灣,早早的就引進了「 Bookstart 」項目。2006年台灣的「 Bookstart 閱讀起步走」活動正式開始向嬰幼兒免費提供圖書禮袋。今年,已經是他們的第10個年頭。自稱是「 Bookstart 」台灣代表機構的信誼基金會與各地圖書館合作,讓每個6﹣18個月大的寶寶都有機會領取一份閱讀禮袋。
在信谊基金「 Bookstart 閱讀起步走」的網站上有一些與寶寶閱讀時常見問題的解答。其中有些問題是:小寶寶對書的內容沒興趣時怎麼處理?小寶寶撕書時怎麼處理?聽起來,與小寶寶一起讀書可以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情,但仔細對比日本、英國或者其他國家的「 Bookstart 」活動實行方法就會發現,這些問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在執行過程中避免。比如,日本義工一對一的閱讀示範,就可以讓父母更加理解閱讀應該如何進行,當寶寶對閱讀沒興趣時,他們大概也就不會那麼手足無措。
為了不讓書本損壞,又讓孩子可以盡情去感受他們手裏的書,提供硬頁紙板書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英國的小寶寶們在上小學前則會收到兩次「 Bookstart 」的贈書。在0﹣1歲時,他們會收到兩本硬頁紙板書。書上字體或大或小,彎彎曲曲,或上或下,除了從左到右讀之外,似乎沒有一條法則說明一段文字應該怎樣寫,書應該怎樣讀。故事基本沒有什麼情節,書中角色似乎在盡情享受書裏的世界。在其中一本裏,書中的主人公小鱷魚從書框外走來,和小朋友見面。想離開的時候卻被書框擋住。無法逃脫書的它,無奈之下把書吃出了一個洞,從書頁的夾層間鑽了出去。書框並不是這個世界的終點,每個孩子都可以對那裏面的世界有無限的想像。
提供硬頁紙板書也是經過考慮的。這個時候的孩子好動,可能會啃書或大力地翻書,用不同的知覺去感知他們手裏的這個「不明物」。為了不讓書本損壞,又讓孩子可以盡情去感受他們手裏的書,提供硬頁紙板書或許是最好的選擇。這些小細節都是細心地從孩子的角度去思考的結果。台灣網站上提到的撕書問題也就可以避免。
大人不該是孩子的領導者
在中國大陸也曾經有過曇花一現的類似活動。蘇州圖書館雖然至今仍然是英國「 Bookstart 」官網上名列的下屬機構之一,但在它自己的網站上只記錄過2011年與2013年兩次的贈書活動,這兩次活動還是限定發放1000份閱讀禮包。沒有一個系統為所有新生兒家庭送書到家,這樣的送書活動只能看作是圖書館的自我宣傳。
然而即使是這樣的贈書活動也並沒能繼續下去,2014年蘇州圖書館放棄了贈書活動,轉為開設兒童讀物園區,定期舉辦讀書活動,請一位「姐姐」為來參加的孩子們讀書。這已經完全顛覆了 Bookstart 的創辦初衷,變成對圖書館基礎設施的完善。或許這也是他們在有限條件之下的無奈之舉。
換個角度想,無論是蘇州圖書館的送書、讀書活動還是信誼網站上提到的問題,其實都是站在一個大人是孩子的領導者的角度。「讀書是為了孩子的心智發展。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要讓寶寶專心看書……」或許是一些父母的潛臺詞。可是從一開始我就用錯了詞彙,父母對於孩子不應該只是家長──一家之長的態度。寶寶的心智發展或許從一開始就不是這個活動的重點。共同讀書教會我們的或許不是寶寶的成長,而是如何珍惜、享受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光。
就像日本的「 Bookstart 」網站上所說,這個活動想要做的是讓父母和寶寶都體會到陪伴的歡樂,用讀書的聲音傳達彼此關切的愛。而這需要父母,社會和政府機構的共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父母效能訓練課程 [2018年11月][太古廣東話班/堅尼地城普通話班 ]

Parent Effectiveness Training (P.E.T) 父母效能訓練 課程    (2018 年 11 月份 )港島太古廣東話班/堅尼地城普通話班 父母效能訓練 (P.E.T.) 是現時全球首屈一指的親子育兒課程。 P.E.T. 是由...